[破百粉丝福利——源泗]人性

首先祝西柚生日快乐啊,祝你每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 @西柚
其次就是..鱼鱼第一次尝试这种文啊,写得不好请见谅!对不起!

 
  听说,每个人都会有两面性

  一面,是展现在外人面前温和的面孔

  另一面,则是人们内心最黑暗的一面

  人们只能看到实物的表面,却往往忽视了本质

  他们只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一面

  这,就是人性。

-
  这是一个房间里。

  房间布置的很简单,一张床,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和桌子上放着的花瓶。四面都是墙壁,也只有一面..小小的窗户,能透过一丝光亮。

  还好有这个窗户,让陈泗旭知道自己还活着。

  看着自己被铁链拴住的一只脚,扯了一扯,想要把它扯断,但是连他自己都知道,做的都是无用功。

  绝望的闭上眼,闭目养神。

  但是刚闭上眼没几分钟,一个身着白色衬衫的少年走了过来。

  陈泗旭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惧,随即又恢复了正常,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,看着白色衬衫的少年——张真源。

  张真源走到陈泗旭面前,用拇指轻轻的拂过了他的脸颊,到了一杯水,慢慢的喂给陈泗旭喝,眼神异常的温柔,轻声的问着“泗旭,今天晚上想吃点什么?”声音很轻,好像是不愿意打扰这被铁链拴住的人。

  他张了张嘴,起伏不大的回复道“随意。”之后不愿意再看着张真源,低下头,掩饰自己眼中的情绪。

  “那好,今天就吃一些清淡点的,我去买菜,乖,不许乱跑哦。”张真源帮他做出了决定,语气虽然温柔宠溺,但是在陈泗旭听来,那就是威胁。

  威胁他不能出了这家门。

  身体轻微的颤抖,抬起头来看着他,笑得有些勉强“好。”

  听到了满意的回答,张真源的笑容更加的温柔,穿了个灰色大衣,拿了钱包,便出去了。当他关上家门的那一刻,陈泗旭怨恨的情绪再也掩饰不住,全部都爆发了出来,发了疯似的扯着脚上的铁链,他想逃出去!

  他不是没有反抗过,而反抗的后果,就是被打。

  如果上天愿意在怜悯的给他一次机会,他会选择对张真源见死不救。那他就不会被囚禁在这,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,他想要出去!

 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那还要追溯于一个月前。

  是了,一个月前,陈泗旭在死胡同中遇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张真源,并且本着医生的责任,救下了他,可是当时他不知道的是,张真源是一个变态杀人狂。

  但不知道为什么,张真源对于医生陈泗旭有了囚禁的想法,他不但对陈泗旭没起杀心,反而对他动了凡心。

  虽然陈泗旭对他没有任何的感觉。

  但是对于一个变态来说,这可不重要,所以张真源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,把陈泗旭迷晕后,将他带到了自己的住处,囚禁了起来。

  他竟然觉得囚禁能使他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,这比杀人时看到别人恐惧表情时的快感还要大。

  所以他就不计后果的将陈泗旭这样的囚禁了一个月。

-

  张真源买完了菜,提着一大兜子的菜被一个小区大妈叫住了。

  “哎呦,是真源下来啦,怎么,今天还买这么多菜?是家里来客人了吗?”大妈很是热情。

  但是这种热情让张真源感到反感,眼中划过一丝杀意,面色温和,点了点头,冲这大妈笑了笑,语气轻松道“没有,是给我的爱人买的,他啊..总是调皮,所以只能那美食来拴住他了。”语气中无疑不透露了张真源厨艺好这一件事。

  大妈也明事理,知道张真源还有爱人在家里等着他,也不好多说什么,就催促这张真源赶紧回家“哎呀,那真源赶紧回家吧,别让你们家爱人等烦了。”张真源听到后向大妈礼貌的道了声再见,于是就朝家走去。

  大妈看着张真源的背影,心里感叹到底是谁修来了这么好的福气,能有张真源这么好的一个丈夫啊!

  一定是幸福的小两口吧。

  “咔——”门被钥匙打开了。

  陈泗旭知道,张真源回来了。

  但是张真源没有去找陈泗旭,转而去了厨房,开始做菜。

  也就二十分钟的功夫,一盘盘热菜被端上了餐桌,卖相很是好看,张真源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,觉得很有成就感,于是进了陈泗旭的房间,将叫上的铁链摘了下来,公主抱的把陈泗旭抱了起来,送他进卫生间,洗了手,又把他抱到了客厅,小心的让他坐在了椅子上,之后又坐在了他的对面,给陈泗旭一遍一遍的夹菜,让陈泗旭多吃点,而自己却吃得很少。

  陈泗旭好像是饿坏了,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张真源辛辛苦苦做的三盘子的菜。

  看到张真源柔和的表情,他试探性的张口问道“那个..什么时候能放我出去?”

  张真源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住了,表情慢慢的变冷,语气也是冷到掉渣“你想要逃走?”

  不是质问,陈泗旭来不及回答,就被张真源粗暴的拽到了房间里,扔到了床上,张真源像发了疯一般扯开了陈泗旭的衣服,啃咬着他的脖颈,中出了一个个草莓。

  吃痛的他叫出了声。

  听到陈泗旭吃痛的声音,张真源很受用,也觉得,很有快感。

  “陈泗旭,你只能是我的。”

  别妄想离开我。

  于是乎,张真源吻上了陈泗旭的薄唇,咬破了他的嘴唇,吸吮着血液,似乎想要从中汲取一些什么,慢慢的,张真源的嘴唇开始往下移..

  陈泗旭慢慢攥紧被单,闭上双眸,留下了一行眼泪。

  谁能来..救救我..

-

  陈泗旭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十一点了,今天张真源难得的没有给陈泗旭的脚上栓上铁链,看着自己被清理干净的身体,他知道,是张真源干的。

  走到了厕所,看着身体上被张真源刻下的一个个印记,眼神慢慢变得黑暗。

  深不可测的黑暗。

  他抚摸着身体上的一个个标志,异常的冷静。

  冷静到,他自己都害怕。

  扭头看到了桌子上的花瓶,眼中闪过一些光点,勾唇,露出了胜利的微笑。

  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间,嗯,他现在需要做的,就是等。

-

  在外面“工作”的张真源,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残忍的杀掉了一只白鸽。

  “滴答——”

  时钟指向了晚上六点。

  陈泗旭这才露出了兴奋之色,他知道,张真源要回来了。

  事实上证明了陈泗旭这点。

  张真源打开了房门,脱下了大衣,快步走到陈泗旭的房间,他怕陈泗旭跑了。

  退开门,才发现,陈泗旭坐在床上,看着一本杂志。

  他没有跑!

  张真源送了口气,做到了陈泗旭旁边,拿走了他手里的杂志。

  陈泗旭愣了愣神,自然的轻声对张真源道“回来了?”说着就张开手臂钻进了张真源怀里,两人相拥着。

  “嗯。”

  张真源回答了他,对于陈泗旭这样突如其来的热情,感到很开心。

  有可能,他是接受了他呢!

  陈泗旭在他耳边道,“我好想..”

  没有说完,一块破碎但锋利的瓷片插进了张真源的心脏。

  “你死啊。”

  张真源的表情是震惊的,这震惊的表情,永远了维持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 陈泗旭把张真源,亲手杀死了。

  本来以为一身轻松的陈泗旭,却在此时感觉万分的痛苦。

  一种失去宝贵东西的痛苦。

-五天后

  陈泗旭以杀人犯的名义被捕了。

  他坐在监狱里,看着窗外的一点点光亮,他又一次的被隔离了起来。

  这时的他才明白,原来,真正变态的不是张真源,而是他陈泗旭。

  因为他知道,他陈泗旭最后爱上了一个变态。

  而他又亲手的杀掉了这个变态。

  呵,可真是可笑啊。

  他被隔离了,被囚禁了。

  但这次没有温柔的声音问他吃什么。

  这次没有人喂他慢慢的喝水。

  没有人再给他夹菜。

  没有人..

  没有人再能像张真源对他那样的好。

  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他亲手造成的。

 
评论(49)
热度(58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 仙鱼耶Fish|Powered by LOFTER